DD_belatedPNG.fix('div, ul, img, li, input , p, h1, h2, h4, h3, span, a'); var showeffect = ""; {showeffect = "fadeIn"} jQuery(document).ready(function($) { $("img").lazyload({ placeholder: "/style/grey.gif", effect: showeffect, failurelimit: 10 }) });
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国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老方,我的好老弟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02-23
摘要:尤凤伟 老方走了。方所长、方主席、方舟诗人走了。青岛文学人共同的朋友方喜利走了。让人惊骇,让人痛惜不舍……呜呼哀哉! 多年没参加告别仪式了,似乎觉得少了点什么?对了,没有致悼词。这是怎么回事儿呵?再想想又释然了,老方是不需要什么悼词的,那长
  尤凤伟

  老方走了。方所长、方主席、方舟诗人走了。青岛文学人共同的朋友方喜利走了。让人惊骇,让人痛惜不舍……呜呼哀哉!

  多年没参加告别仪式了,似乎觉得少了点什么?对了,没有致悼词。这是怎么回事儿呵?再想想又释然了,老方是不需要什么悼词的,那长龙似的队伍,就是无声的悼词,或者说悼词在人们的心中,在人们与他告别时的泪水中。如果一定要盖棺定论,一句话足矣:老方是个好人,大大的好人。

  与老方相识相交三十多年,凝望着已进入长眠中他那张安详沉静、和善的面庞,往事像奔马般面前掠过:在休养所接待作协的朋友,在养马岛办笔会,在乳山县城惊险的一幕(我在短文《健牛顶不住》中叙说过了),还有一起喝酒打扑克,说笑话,他笑起来,脸上永远是那么清纯、阳光,没有一丝杂质,没有一点矫作,相由心生,只有一个好人,才能那样纯真坦荡呵!

  我和老方出生在胶东农村,中间隔着一座昆嵛山,一起吃地瓜粑粑喝昆嵛山水长大。他与著名作家冯德英主席是真正的老乡,和我,只能算个准老乡。我与他的交往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不久,我在刚成立的市作协管事,有点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架势,可作协一没编制,二没经费,一切事都捉襟见肘。于是,我就把方所长当成了救命稻草,凡事请他相助。使用会议室、用车,接待外地文友,可谓拿自己不当外人,他是有求必应,不厌其烦。如果说当时作协还做了些有益工作的话,老方功不可没,这一点做为“冒号”的本人,更有深刻的体会,也会永远铭记于心。

  客观地说,交往的最初,对老方不可否认有“功利”索取的成分在内。但在长期的交往中,也逐渐感受到老方真诚、大气与人为善的人格魅力,由此启动了与其绵长的个人友谊,也对老方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,他不仅是个好人,而且是个有正义感,有担当的铮铮汉子。记得有一年,有一个北京的文化人来到青岛,是老方收留了他。那不是件容易的事,多年后老方提到略微有些落寞地说,这个人后来成了气候,可把我忘了,几次来青岛搞活动咱都不知道,绕门而过。我很理解老方的心情。如今这样的知识人还少么?可以说已成滚滚洪流,流失掉了生活中最珍贵的情感。当然,老方也是理解的,叹口气说,他混好了咱也高兴,别的就在其次了。而老方却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某年,我帮了他一个不足挂齿的小忙,多年来,他总是讲来讲去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两个多月前(具体点说就是十二月九日),青大作家班聚会,宋宁回来说老方又提那件事了,我摇摇头,宋宁说他还讲:我写诗,尤大哥帮不上忙,我有人脉,尤大哥也不需要我做什么,但彼此总是惦记着。很想老尤,今天请他来,他也不来,宋宁说在家带孩子,他讲把孩子一起带过来嘛。宋宁说孩子还要做作业,到此他才不说了。

  说实在话,我也惦记着老方。自退休后,在家闭门思过,与人少有往来,老方时而打电话约饭,因喝酒是我的短板,除非是外地来了朋友,少有出席,记不住是哪年,他电话告知舒婷来了,想见见,去了。多时不见,老方和我说个没完,女诗人只有听的份。后来讲句:你们青岛话真好听呵。老方笑着告诉她,这可不是青岛话,是胶东话,她笑起来。说胶东话好听。

  那么多的回忆是说不完的,就永远留在记忆里吧,纯洁真挚的友谊是一种营养,能滋补着人的心灵,这是人类不可或缺的一种精神慰籍。老方,这方面你是我的榜样。

  老方匆匆走了,真是猝不及防。“好人没长寿”,难道真是这样?但我想老方的早逝应是与他的辛苦劳累有关。他身兼数职,奔来跑去,事无巨细地张罗,其压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

  老方走了,十分懊恼两个月前没能见上一面。我让小宋带去一瓶“尤府宴酒”,他直说好喝,接着他在电话中讲了一句至今让我心里温暖饱含情意的一句话:老尤,你是我永远的大哥。这是对我无上的褒奖呵。在灵堂上,我把这话对他泣不成声的妻子王勤及他们的爱子讲了,后又说,今后假若有什么事,请讲,我当尽大哥的本分。表达是真诚的,尽管已成退休老头的本人能力有限,但会尽心尽意,方对得住喜利老弟对我的真挚情感。回来的路上宋宁放了一首歌,听不懂,但与此时的心情很搭,我问这是什么歌,回答是:麦当娜的《阿根廷请不要为我哭泣》……我的眼又模糊起来。老方,好兄弟,我,还有你诸多的朋友,会怀念您,永远。
责任编辑:admin
var jiathis_config = {data_track_clickback:'true'};
/*创建于2016-03-01*/ var cpro_id = "u2538809";
//滚动新闻 var speed = 20; var sTap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scroll_cnt"); var sTap1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sn_list1"); var sTap2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sn_list2"); sTap2.innerHTML = sTap1.innerHTML; var marqueen = function(){ if(sTap2.offsetWidth - sTap.scrollLeft <= 0){ sTap.scrollLeft -= sTap2.offsetWidth; }else{ sTap.scrollLeft++; } }; var marTimer = setInterval(marqueen,speed); sTap.onmouseover = function(){ clearInterval(marTimer); } sTap.onmouseout = function(){ marTimer = setInterval(marqueen,speed); }
var cnzz_protocol = (("https:" == document.location.protocol) ? " https://" : " http://");document.write(unescape("%3Cspan id='cnzz_stat_icon_1257796682'%3E%3C/span%3E%3Cscript src='" + cnzz_protocol + "s11.cnzz.com/stat.php%3Fid%3D1257796682' type='text/javascript'%3E%3C/script%3E"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