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国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乡村青年找对象存在"结构性矛盾" 关乎脱贫动力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06-05
摘要:“大家觉得台上的嘉宾谁和谁最适合牵手呀?” 在央视“乡约”栏目的录制现场,不等主持人肖东坡在观众群中站稳,就有女孩抢过他手里的话筒向台上的男嘉宾表白了。 “一号男嘉宾看这里,如果今天女嘉宾不选你,录完节目我立马牵你走。”女孩说。 乡村青年的爱

“大家觉得台上的嘉宾谁和谁最适合牵手呀?”

在央视“乡约”栏目的录制现场,不等主持人肖东坡在观众群中站稳,就有女孩抢过他手里的话筒向台上的男嘉宾表白了。

“一号男嘉宾看这里,如果今天女嘉宾不选你,录完节目我立马牵你走。”女孩说。

乡村青年的爱情是什么样的?乡村青年的婚恋有什么样的困惑?记者近日走进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,在这里近距离观察乡村青年。

现象一:单身问题不解决,年轻人脱贫没动力

十八洞村位于花垣县双龙镇西南部,这座典型的苗族聚居寨,在雨后清晨的云雾缭绕中显得格外美丽。寨子口农家乐的主人、42岁的施六金正在厨房忙碌着,而满脸笑容在外面招待客人的,是他27岁的女朋友龙娅。

就在不久前,施六金还是个单身汉。据当地干部介绍,大半年前,他还为农网改造的电线杆立在他家田里而跟村干部们闹过不愉快。在外打工的他,一年赚了6000块钱,回家的时候却买了一只狗。

“阿姨,六金哥打工一年赚的钱就买了一只狗,您怎么看呀?”县委宣传部干部吴红艳在村里走访时忍不住问施六金的母亲。

“买就买了吧,他也没个媳妇,买只狗也算是有个伴儿。”老人消极的回答让吴红艳至今记忆犹新。

2013年11月3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之际,深入该村访贫问苦,就加快民族地区发展和扶贫开发作出了“实事求是、因地制宜、分类指导、精准扶贫”的重要指示。

县委驻村工作队进入该村后,在村里组织相亲大会,帮助村里的大龄青年们解决个人问题。施六金也参加了相亲,但是未能相到一个对象。

“我打算过完年去外面打工,票都买好了,出发前一天约朋友去十八洞村玩儿,结果就遇到了他。”说起第一次去十八洞,龙娅满脸幸福,“我那次真的不是冲着他去的,是他对我一见钟情”。

原来,在县城做烧烤生意的龙娅先在网上看到了施六金的相亲视频,并且还给她留下了“靠谱”的印象。3月12日,在十八洞村的相遇不仅让他俩“对上了眼”,还在半个月内确立了关系。更传奇的是两人一拍即合,说干就干,办起了施六金设想许久的农家乐,做起了生意。

“农家乐开业不到一个月时间,客人多的时候一天有十几二十桌,少的时候也有两三桌。”龙娅向记者介绍,“我们打算抓住5月旅游旺季,好好办我们的农家乐,边赚钱边完善农家乐的基础设施,毕竟目前的条件还是有点简陋了”。

关于未来的生活,施六金早就在心里画好了一幅蓝图,“我未来的规划是要办一条龙服务,茶馆、住宿、钓鱼、农家乐……这些都要有。不仅要让更多人感受到十八洞的美,还要带动周围的亲朋一起大干一番,让大家的口袋都鼓起来”。

已经脱单的施六金对未来生活充满信心,这也印证了当地“精准扶贫、精准脱单”的对策。

“单身青年问题得不到解决,很多人对脱贫就没有动力。”“乡约”主持人肖东坡说。

现象二:乡村青年找对象存在“结构性矛盾”

“我们全村812人,30~50岁之间的单身男性就有50多人, 40岁上下还单着的最多。”

花垣县雅酉镇冬尾村村主任石绍辉今年34岁了,年收入10万元的他不但掌握家传的酿酒技术,还养了30头母牛,在村里栽种了600多棵树。毕业于湘西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发电厂及电力系统专业的他,还拥有一座自建的小型水电站。他这样的条件在当地算是“钻石王老五”,但是,就是这样的“钻石王老五”也还没找到媳妇儿。

“村里的女孩子十八九岁就被早早‘预订’了,还有的直接嫁到外地去了。” 在“乡约”走进花垣县的录制现场,男嘉宾石绍辉道出了自己的单身境遇。

“你咋不也‘预订’一个?”肖东坡追问。

这个腼腆的大男生舔了舔嘴唇说:“以前家里条件不好,觉得自己年龄还小,就没当回事儿。现在村里几乎没有适龄的女孩子了,甚至有时候骑自行车到镇上去,路上都不会碰到一个女孩子。”

像他这样的单身青年,在花垣县还有很多。

“年轻人大多都去外地了,女孩子更愿意嫁到外面去,她们嫌村里太穷了。”采访中,不少单身男青年表示很无奈。当地的适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往往让这些男青年想找个对象都难。

留在当地的适婚女孩子,很多又都是自身条件相当不错的,这让不少大龄男青年多少有些望而却步。

28岁的苗族姑娘石柳,不仅掌管着一家农家乐,还有一家拥有380多名绣娘的苗绣公司。她不仅短跑全县第二,还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大代表、湖南省优秀共青团员。她有个当村会计的爸爸,他还是村里八大产业的总经理。

“这么优秀的姑娘,还没找到对象是因为要求很高吧?”节目现场,肖东坡说出了大多数人的疑问,在他看来,乡村青年找不到对象,有时候存在“结构性的矛盾”。

肖东坡认为,与其说是帮乡村青年在找对象,还不如说帮助他们在寻找爱情。因为现在年轻人找对象不仅是为了结婚,还要满足多元化的需求。

事实上,对方是否有上进心,这才是石柳最看重的。相亲现场,为了消除男嘉宾的顾虑,石柳还讲述了她父母当年的恋爱故事。“当时我爸爸和妈妈两家条件相差很大,而且爸爸还长得又黑又瘦。但是妈妈最终选择了他,就是看到了他的内在”。

遗憾的是,当天的节目现场,男女嘉宾并未成功牵手。“女嘉宾太优秀了,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她。”录制结束后,有男嘉宾坦言。

现象三:田间地头来了“大媒人”

医学世家出身的小伙子伍健,已经是名副其实的“塘主”了。“乡约”节目现场,他带着亲友团一起过来,盼望着牵手一个心仪的姑娘。

从信阳农林学院水产养殖专业毕业后,伍健回到家乡自主创业。“开始养殖虹鳟鱼,遇到洪水,两万条鱼只剩3000多条。”说起创业最初的艰辛,伍健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

“考虑到虹鳟鱼养殖条件要求高、成本大、成熟周期长,我就转变思路,充分利用我们本地稻田和泉水的资源,开始养稻田鱼。”伍健说,“从培育鱼苗到承包稻田投放养殖,第一批5000尾鱼苗投放半年后就可以出售了,大概能够赚个2万~3万元吧。”

如今,在伍健的带动下,周边大概有300多户农户承包了1000多亩的稻田养鱼。不仅如此,每亩800多条鱼苗以及整个养殖过程中的技术指导都是由伍健免费提供的。“为了解决大家的后顾之忧,我们还进行年底保底价回收,让农民实现稻谷和稻田鱼的双丰收”。

带动乡里乡亲一起发家致富的伍健虽然未能在节目现场牵手成功,但是他依然很乐观,“慢慢来,总会碰到的”。

“现场没成功,场下牵手甚至结婚的例子很多。”在见多了这种情景的肖东坡看来,当场没能牵手,这很正常。他说,台上认识,台下慢慢了解后再作决定,不少年轻人心里都有这样的打算。“关键是我们为大家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,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机会相互了解”。

“乡约”栏目做了13年,一直坚持走到老百姓家门口办节目。2014年改版以来,栏目更加关注小城和农村青年的相亲交友,连续8个季度收视攀升的数据充分说明大家对节目的关注和认可。今年以来,栏目开始和团中央合作,这在栏目制片人、主持人肖东坡看来,可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。

“农村有很多优秀青年是我们所了解不到的,团组织通过很多活动让这些优秀的典型代表涌现,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。合作中我们发现,通过团组织推荐的典型代表很符合我们的胃口,而我们的栏目有能力通过更大的平台,让这些局部的思想火花成为共享。”肖东坡在谈到“乡约”和团组织合作时兴奋地说,“花垣县的节目是我们和团中央合作的第一期,目前看来效果非常好,我们期待之后的合作能帮更多城乡青年收获爱情。”
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